当前位置:首页 > 更新文章 >
人们的认识是强力意志扩充自己、主宰现实的手
发布日期:2019-01-09
人生苦短,我们没有精力去经历所有的事,我们应该趁着年轻时脚踏实地,认清自己前进的方向,并沿着这一方向不断钻研,这样一定能令自己更加贤明与充实。
人生何其丰富,令人欣羡,而且神秘。
离每个人最远的,就是他自己。
人总期望用未来补偿现在
如果我的擦鞋匠变得跟我平等, 我将不会生气地咬牙切齿,而是梦想有一天他会变成像我一样的哲学家——这将是甜 蜜的报复!让他去织形而上的蜘蛛网吧:我将满 足于擦皮鞋,为生活的舒适增加一份小小的工作。
理性的批评力必然损害感性的创造力,而创造比批评要有价值得多
在日神状态中,艺术“作为驱向幻觉之迫力”
人们周围的世界都是相对人的世界,
是由人赋予其意义的世界。
你永远都找不到人生的希望,除非你去创造它。
艺术在本质上只是向他人传达感受的能力
伟大的政治想把生理学变成所有其他问题的主宰。
诗人之为诗人,就在于他看到自己被形象围绕着,他直接看到“事实的因果关系”,而不是“逻辑的因果关系”。
另一种博爱。——激动、吵闹、相差悬殊、神经质的举止,构成了伟大激情的对立面:伟大激情有如居于内心深处,并在那里聚集了所有热能和炽热的宁静,阴沉的火焰,让人外表上显得冷淡、漠不关心,镌刻着某一种无动于衷的特征。这种人偶尔无疑能做到博爱——可它是不同于爱社交,爱卖弄风情之人的博爱的另一种方式的博爱:这是一种温和的、思考的、泰然的友好态度。他们仿佛从他们的城堡的窗户往外看,这是他们的要塞,因而就是他们的牢笼——看一看那陌生、自由的东西,那另类的东西,使他们受益匪浅!
二流哲学家分为次要思想家和对立思想家。换句话说,第一种人是按照已有的基本蓝图为现存的建筑大厦建造一个侧翼(能干的建筑大师的美德就足以办到)。第二种人不断地反驳和抗拒,以致最后建立另外一种体系来抗拒现有的体系。其余哲学家们乃是思前想后的思想家,是自己所思所想都是别人已经想过的历史学家:只有少数几个哲学家例外,他们代表自己,自我成长,只有他们才配称为“思想家”。这种人每时每刻都在思考,像住在铁匠铺里,根本听不见打铁的声音。
人生最艰难的时刻,不是没人懂你,而是你自己都不懂自己。
如果说,美是以人的梦幻为基础,那么崇高就是以人的迷醉为基础。
音乐整个就是情绪,丝毫不沾染形象。但是,音乐有唤起形象的能力。
“医生,治你自己的病吧!”我们不得不大声对他们说。
没有根据的根据。你讨厌他并且为这种讨厌提出了一大堆根据--但我只相信你的讨厌,而不相信你的根据!由于在你自己面前以及在我面前把那些本能使然的行为说成是理性思考的结果,你提高了你在你自己心目中的位置。
承认变化,超越自身
就像船员一样,在猛烈的风中颤抖着。我的智慧就这样穿越海洋,我狂野的智慧。
世界围绕着新的价值的创造者们旋转——眼不见地旋转。可是大众和名声却围绕着演员们旋转:世界上的事情就是这样。演员有才气,可是伴随才气的良心,却几乎没有。
现代文化的症结在于生命本能的衰竭
认识和真理是强力意志的工具
学者的偏见。——所有时代的人都相信自己知道何为善,何为恶,何该赞美,何该谴责,这是学者的一个正确判断。然而,学者的偏见认为,我们现在比任何时代都知道得更清楚。
音乐是本原性的艺术,在一切艺术类别中处于中心地位。
“毫不利己”!——这个人空虚,想要充实,那个人过于充实,想要宣泄——这驱使两个人都为自己寻找一个有助于达到目的的那个人。这个过程,从最高意义上来理解,是把两种都用一个词来命名:爱——怎么啦?爱应该是毫不利己的东西吗?
人与人之间是应当保持一定距离的,这是每个人的“自我”的必要的生存空间。一个缺乏“自我”的人,往往不懂得尊重别人的“自我”需要生存空间。你刚好要独自体验和思索一下你的痛苦,你的门敲响了,那班同情者络绎不绝的到来,把你连同你的痛苦淹没在同情的吵闹声之中!
你认为什么行为最具人性?使人不感到羞耻。
我们的语言并没有错误,我们的错误在于对它采纳了过于认真的态度。
因为当某一个卓越的习惯被遗传下来的时候,背后的意图并没有被一起遗传(只有感觉,没有意图遗传下来),而如果不通过教育重新产生这些意图,那么第二代人也就不再在这种事情中有任何残忍的乐趣,而只是对习惯本身的乐趣了。
每个推翻现有习俗法则的人,至今都是先被当成坏人。然而,当人们像已经发生过的那样,事后不能重新建立习俗法则并就此满足时,说法也渐渐发生改变——历史几乎只涉及这些后来被说成是好人的坏人!
人这种不和谐的乐器,如果我不能给他弹奏点动听的乐曲,那我肯定是生病了。
一天的工作和学习结束后,你会认为此时正是总结和反省的时刻,其实不然,此时的你只是身体累了,而不是真的冷静了,你需要的是立即休息。
德国人的典型特征是,他们对“什么是德国人”这个问题的追问永无止境。
在酒神状态中,艺术“作为驱向放纵之迫力”
总之,这个世界就是强力意志的世界,岂有他哉!
为何如此骄傲!——一种高贵性格是通过以下方式和平庸性格区别开来的:后者不像前者那样拥有大量的习惯和观点——它们碰巧没有被他继承,他也没有养成这样的习惯和观点。
良心问题——“那么,in summa(拉丁文:总而言之)你们究竟想要什么新东西?”——我们不想把因变成罪人,把果子变成刽子手。
生活上的失败者。——有些人是由一种可以让社会用来造就任何东西的材料所构成的:在任何情况下,他们都自认为不错,不必抱怨生活上的失败。其他人由太特殊的材料所构成——因此不必是特别高贵的材料,只不过是一种比较少见的材料而已,以致他们必然自认为很糟糕。除非他们能按照自己唯一的目的生活:在所有其他情况下,社会都承担了由此而来的伤害。
世间之恶,大部分都出自恐惧,恐惧让我们为过去苦恼,为将来忧心忡忡。然而,恐惧的真面目,正隐藏在你当下的内心之中。你可以轻而易举做出改变,因为那是你自己的心。
病人和艺术。——针对任何一种哀伤和心灵痛苦,我们应该首先尝试改变饮食、从事粗重的体力劳动。可是人们习惯于在这种情况下借助迷醉的手段,例如借助艺术——害了他们自己,也害了艺术!难道你们没有注意到,当你们作为病人渴望艺术的时候,你们让艺术家也得了病?
平平淡淡的地区为伟大的风景画家而存在,奇特而罕见的地区则为平庸的风景画家而存在。
尼采曾说过:“总会有人以自己拥有跛脚为荣。”如果你曾遭受失败而不思悔改,将以自己的方式滑向浅薄。妒忌、太多的自我怜悯、偏激的思想、强烈的愚忠,所有这些作为一个明显的标志,表明你已经失去大脑并将被铁锤所痛击
尼采说:“我们用日神的名字统称美的外观的无数幻觉”。 日神是美的外观的象征,而在尼采看来,美的外观本质上是人的一种幻觉,梦是日常生活中的日神状态。日神精神象征的是形式主义、古典主义和视觉艺术。
与之对应的是酒神精神。酒神精神与狂热、过度和不稳定联系在一起,指的是一种疯狂、放纵、非理性的状态,就像喝了酒一样。
人们的认识是强力意志扩充自己、主宰现实的手段。
悲剧神话引导现象世界到其界限,使它否定自己,渴望重新逃回唯一真正的实在的怀抱。
你们对世俗的事没有耐心?
正是这些世俗的事物对你们太有耐心了!
怕和爱。——怕比爱更有助于对人的普遍洞察,因为怕想要猜测另一个人是谁,他能做什么,他想要什么——这方面搞错了,就会有危险和不利。爱则相反,有一种隐秘的本能,要从他人身上看到尽可能多的美,或者尽可能抬高他:这时候搞错了,对爱来说是一种乐趣和好处——于是爱就将错就错。
“道路”。——所谓“捷径”,总是把人类带入巨大危险,每当他们听到找到了一条捷径的好消息时,总是离开自己的道路——于是就迷了路。
自我、欲望、行动本身就是意志。
精神与性格。——有些人是在性格上登上了他们的顶峰,可是他们的精神却与这种高度不相称——而有些人则反之。
你们意欲高升,所以仰视高处,我既已高升,故做俯瞰。你们当中有谁既会大笑又已高升了呢?
感觉不是感官所起的作用,而是我们把感官本身当成了纯感觉。
我喜欢用血写的文字
你认为谁较坏?老是使别人感到羞耻的人。
一个人,必须要诚实地面对自己,了解自己到底是什么样的人,有什么样的优点和缺点,拥有怎样的想法,才能朝着正确的人生方向前进,才能发挥自己最大的潜能,成就不平凡的人生。
如果你想了解最真实的自我,那么,你首先要真诚地回答以下几个问题什么才能让你感到灵魂得到了升华?什么能填满你的内心、让你感到喜悦?你究竟对什么东西入迷过?只要回答这些问题,便能明白自己的本质。那便是真正的你。
一切写作中都存在着无耻。
很多暂时的愚笨,那被你成为爱情。而你的婚姻用一个永恒的愚蠢终结了很多暂时的愚笨。
我如何能够忍受活着,又如何能够忍受现在就死去。
道德不过(因此:不再)是服从习俗,不管是哪一种习俗,然而习俗是行为和评价的传统方式。在没有传统发出指令的事物中,就没有道德;生活越少为传统所规定,道德圈子就越小。自由人是不道德的,因为他要求一切都取决于他而不是一种传统。如果一个行为,不是因为传统指令,而是出于其他动机(例如由于个人用途),甚至就是出于以前建立了传统的那些动机,那么这个行为就叫作不道德,甚至也被该行为者感觉为不道德:因为该行为不是出于对传统的服从。
缺乏沉默。——他的全部本性没有说服力——这是因为他从来没有对他所做的一件好事保持过沉默。
艺术应当是以感激和爱为源泉的“神化的艺术”,是对生命的肯定。
沉默不语的人内心几乎总是缺少高尚和礼貌;沉默就表示有异议,强吞下自己的异议必然会产生坏的性格——这会会坏自己的胃。
强者的虚无主义最具破坏性与暴力性,它的力量将达到最大的极限.与它对立的便是失去攻击性已经废乏的虚无主义. 其最有名的形式便是佛教.它是一种被动的虚无主义,一种懦弱的象征.其精力已经消耗殆尽. 对于未来的目标已经与现存的价值观念脱节,失去继续存在的价值了.
哲学的用途在于拯救自然和无意义。
自然本身没有意义,也没有给它的最高产物——人
的生存指明意义,这是自然的大苦恼。
它之所以产生哲学家,艺术家,圣人,
用意就是要借他们来阐释人的生存的意义,
从而把自身从无意义中拯救出来。
艺术是认可人的形而上学的活动,因为存在和世界只有在审美现象中才能获得永远的认可。

上一篇:男人的快乐是:我要。
下一篇:我会为了我的目标而努力, 我会严格遵照我的路

    |     教育新闻    |     政务公开    |     文件通知    |     专题报道    |     教育督导    |     教科教研    |     党建专栏    |     教师培训    |     考试招生    |     电教装备    |     校安工程    |     更新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