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更新文章 >
论男性对于女性暴力犯罪的[恐怖谷]效应
发布日期:2021-09-15
已经很多人邀请我回答这个问题了,本来想等到水落石出再来回应。
 
但是,看到鼎天立地般的热度,实在是不好再拖着了。
 
首先,依法办事、依法审问以及还原事实基础上依法执法,是每个社会主义公民认同且需要遵循的共同规范。
 
其次,再苦不能苦郭楠,也不能再让郭楠受到更多委屈了!
 
这一点,已经成为了郭楠的共识。
 
在知乎,这是【江西杀人藏尸案】与【高速路上捅人案】的数据对比。
 
可以理解,杀人者为男性,大家可能已经司空见惯,而觉得评论和关注的意义被【边际化缩减了】;
 
但捅人者为女性时,尽管其危害力度和暴力行径远远小于藏尸案,但引发了人们对于【当事者性别】的一致围攻和强烈关注。
 
是的,他们甚至不再关心嫌疑人为什么要做这种事和嫌疑人本身的恶劣性质,而只关心【嫌疑人的性别】。
 
这表明,性别为男时,人们普遍认定这是一种【具体的人的罪行】,尽管因为男性的暴力特征在社会表现中过于显著而激发了女性人群的普遍恐慌,但这种恐慌也是切实的恐惧和男性威慑。
 
而当具体的女性个人施加暴力犯罪行为时,人们忘记了女性的【人的角色本质】,而集体默契地聚焦于【女性性别本身】。
 
这意味着,女性作为第二性的非人角色,是普遍的潜意识认定,且在女性的暴力特质得到暴露时,会引发【主人害怕奴隶逃逸般的震恐】。
 
这也是为什么,程度更轻的女性犯罪下面会有更大比例的【集中化、负面化评论关注】。
 
其次,人们对于女性犯罪不像女性面对男性的恐惧心理,而是出于一种【屈辱感、羞耻感、惊讶感和禁忌维护精神】。
 
这意味着,女性的暴力道德与暴力欲望是不被公开承认和纳入【人的判断】的。
 
女性的暴力欲望,会被视为【介于场域之外的精神非法】,而非【场域之内】。换言之,场域之内仅有男性存在,这是男性种群意识占据了社会意识的根本表现。
 
类似的,男性的极端化主义会被放大为正常化进程,比如历史上的屠杀统治者。
 
但女性的极端化主义,则会被视为绝对的离经叛道者和神罚降临对象。
 
换言之,明明双方都是错误的,但前者已经被视为习以为常的【犯法行为】,而后者则是【宗教般的禁忌破坏之下的犯罪行动】。
 
前者只是归咎于法治,后者则会被归咎为【男权宗教的热烈圣战的范畴之内】。
 
这就导致,不只是在男性用户众多的知乎如此,即便是在女性用户众多的微博,同样如此。
 
 
 
从犯罪社会学上看,男性无论在任何情况下都是高死亡率和被侵害高发对象。
 
原因很简单,女性的安全程度与其子宫被占据在家庭程度是同比的。
 
其次,男性的暴力行径是本质化的,是与男性天然绑定的。
 
因此,无论是暴力犯罪行为人还是暴力犯罪受害人,都是以男性为主的。
 
且男性暴力犯罪之后的【不后悔概率】是女性暴力犯罪之后的二到三倍。即男性更多的认定,自身的暴力犯罪是必要的、合理的、正义的何神圣的。
 
但女性的暴力态度,更倾向于【自我保护、挫折抗拒与攻击报复】等常态化立场。
 
由此,男性的暴力欲望已经更大比例上进入到了【本体变态】的程度,而女性的暴力行径,随着社会大生产的开拓和女性意识的崛起,才刚刚进入【主体确定】的空间。
 
这也是为什么,男性可以把【早该图图了】这种骇人听闻的言论,当做玩笑对待的原因。
 
由此,从女性犯罪身上,男性应该看到的,是自身暴力欲望的【排她性】与【主权特权特征】。
 
在犯罪心理学上,女性暴力,不过仍然是仿照男性暴力欲望延伸的产物。也就是,极端化的女子主义的老师,往往率先是极端化男子主义。
 
它在一定程度上会带给男性【恐怖谷】效应,从而放大女性暴力的【危害联想与男性种群厌恶】。
 
舆论场里男性过量的关注和过激的反应,正是这种恐怖谷效应的发作表现。

上一篇:张三丰评吕洞宾诗三首!江西信丰教育网
下一篇:没有了

    |     教育新闻    |     政务公开    |     文件通知    |     专题报道    |     教育督导    |     教科教研    |     党建专栏    |     教师培训    |     考试招生    |     电教装备    |     校安工程    |     更新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