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督导 >
市场上充满一本正经的丑角
发布日期:2019-01-09
短期的习惯在白天和夜里向我靠拢,
散播着深深的满足感,
以至于我不再有别的企求,
也无需比较、轻蔑和憎恶什么
对思想有恐惧的心理,对思想报复——啊,这些作为驱动力的恶习就往往成了道德的发端甚至道德本身!
我们经历饥饿的痛苦,是为了可能发现那种事后的快乐:处于我们本能的状态中。我们的欲求超过我们所能拥有或享受的东西,只是为了我们可能至少赞同我们所看到东西的一部分……
一个人只有在沉醉的时候才能够活着——沉醉于酒、女人、观念或救世主的热情。
从现在起直到死的那天,我的工作是: 不要让这 些 笔 记 落 人 我 妹 妹 手 中, 她最能证明 马太 (Matthew)所说的那句话:观其行,知其人 。她恐 惧诱惑, 但受到诱惑,且超过了一般的限度, 以让我无可抗拒的方式把我拖向她那乱伦的子宫 。
但是 ,我催促读者要记住那则有关莠草的寓言:我们生命中的繁茂野草,如果聚集在—起,很可能迫使我们也去铲除麦子。 尽管伊莉莎白有乱伦的倾向, 但对我而言她却是一位母亲兼父亲。如果没有她严格的纪律,我的天才——当我第一次认识到上帝已死, 而我们被困在一种“空虚”的漩涡中、 一种无意义的混乱本质中——可能在早期就凋零了。
为什么我这么聪明
为什么我这么智慧
为什么我能写出这么好的书
双脚自动向前移。指头握成拳头。两手举起又放下,像个电动机器的活塞。但是,我自己并不举 起——纵使我的欲望非常强烈。 我注视自己平躺在 我的大腿之间,像是另一种蠕虫状的附属物。
爱要伤害到多大,才会流血呢?
如果没有永恒回归的概念,人类只不过是时空中无所事事的偶发事件。
“哦,查拉图斯特拉,你这样的不信仰要比你信仰的时候更加虔诚!在你心里肯定有某一位上帝才使得你反过来变得这样不信神。”
艺术家拒绝社会对他施加愚蠢压力的惟一方法是跳着黑暗之舞。
幸灾乐祸为大众提供了一种阴暗的快乐,一种不需要通过竞争就能得到的满足感。
唯在这一次,请你们不要躲进你们的孤独和你们的怀疑的洞穴里!至少做这本书的读者吧,为了在这之后,通过你们的行动,将它否定和遗忘!请想一想,它是注定要做你们的传令官的,一旦你们自己装备起来,在战场上出现,谁还会想到要回头看一眼这个呼唤你们的传令官呢?
甚至一个魔鬼也能够长翅膀, 因为我们一度全是天堂的居民。
我们是为这纯净的空气而生的,
我们是光的竞争对手,
我们愿像苍空的尘粒,
不是背离,而是迎向太阳!
我的头脑既自私又孤独,不再寻求艺术或观念 的生活, 而是在生命的咆哮与怒潮中, 无情地航回 她的臂弯。
哦,萝啊,让我屈服于我的热情与幸福本能吧!
——啊呀,太迟了,太迟了:你走了, 而明天我将 已死寂了!
当一个多数忍受着同一种冲动,如他正在忍受的那样,那么这便是人民。
我将教人以生存之意义,那便是超人,浓云中的闪电人。
但我仍离他们甚远,我的意识不合他们的意识。他们看我仍如傻子与死尸二者之间的人。
夜黑暗了,苏鲁支的路也正昏黑。来吧!冷僵的伴侣!我负你到亲手埋葬你的地方去。”
我被剥夺了最后的幻象面纱—— 观念的力量, 于是,我恐惧地注视着“空虚”,但 是,我仍然紧抓着存在, 因为纯然存在的事实仍是破碎的智力场景 中惟一剩下的东西。一切的论证都是一种自我欺骗的方式, 可是, 我无法以论证的方式, 让自己进人 一种陶醉的状态 ,想像自己能够在深陷涅槃状态时, 在死亡的王国中发现快乐 。
我曾一度努力要让神祗与艺术家处于和谐一致的状态中,我的想法是,神祗只不过是假装成艺术家的人。凭什么只给予神祗爱的权利,却不让他们也分担我们那些较不美好的身体功能?一直 到文艺复兴时代,我们才想到,那些离我们较遥远的创造者可能有解手的需要,因此我们终于在“圣母升天” 的画作中看到一列天使彼此尿尿的情景。
我们永远无法从人类生活中除掉人类的有机需求,直到腐朽、死亡。
当人们捏造一个理想世界时,也就使现实失去了其价值、意义和真实性。
这条谜语用来劝告――“如果绳子不断,那就用牙咬,一定没错!”
散布错误的金融资讯, 使人损失金钱——在大多数文明社会中,已成了一项罪恶。但是,在世界的每一个城市中,你都可以以不当方式利用某些居民的习惯与动机,剥夺他们生存的权利!
我们的文化是那么陈旧,仅仅战争的声音就会把它撕裂成碎片。
三个人或更多人进行谈话, 变成个人特质的试验场合,只不过这种场合很少会决定任何重要的事 情,除 了决定“哪—位辩论者的声音最强有力 ”。两 个人所进行的谈话提供两种独自,加上一连串多多 少少耐心的打断。
我在什么地方说过,一场美好的战争与一个人的勇气很相配 ,但是 ,真正的英勇完全不在于打仗。
我也说过,最伟大的思想是最伟大的事件。但是, 我并不认为一场俾斯麦式的战争,或一场血腥的集 体屠杀是一种伟大的事件。普鲁士人举起战争的海 盗旗,以利益与掠夺为名义,我总是蔑视他们;而 像我的妹婿那样的德国人,他们激起群众的嗜血之 欲,去反击优于他们的犹太人,更是我所不齿。
是的,我必须重复说: 德国人让我患了严重的消化不良症,如果再有德国人来看我,我将把他们 踢出我的庇护所。
只有在有坟墓的地方才有复活!
我一生之中一共有四个女人。只有两个曾带给我某种程度的快乐,她们是妓女。但是,她们带给我的快乐是短暂的。如果我够疯狂,想要记录我与她们中的一位或两位所经历过的快乐经验,那么,我就必须开始去寻找她们。如果我去寻找她们,并且很不幸地发现了她们, 她们就不再会是美好的意外事件中的女子,也不再会是创造我那种不寻常的 满足的女人。
想到希腊文化, 最可悲的事是: 希腊文化虽然记录了雅典战胜四周的原始人,然而最重要的是, 它还记录了心灵的破产。 你在其中看到的生活不是向上构建,而是向下透进其自身的根, 疯狂地认定根是一个空壳, 里面包含足够的炸药,可以将自身完全炸毁。
整个娱乐世界是一团大萤火,男人、女人与小孩被引向它,要看看他们各自的命运 。他们为了别人的不幸笑着或哭着 ,但是,当他们生气时,只是生自己的气。
无论一位哲学家的视界多么有限,他一生至少都有一次走到这样的十字路口: 他一定要在“ 他必须生活其中”以及“他想诠释这世界” 两者之间做一个决定。在他身为一位教师的公众生活中, 这组课外的难题纠缠着他。
比美德的代价还要昂贵的是不存在的。因为,随着美德的出现,世界终将会变成一所大医院:“人人皆是大众的看护员”,或许这是聪明的推论。当然:或许那时人们会得到心驰神往已久的“世界和平”!
生命通过艺术而自救
也许 ,“ 生命” 有它的理由,是我所不知道的, 而甚至我致命的瘫痪状态也是一种警告,要我拒斥 一种文明与一种文化,因为这种文明与文化并没有 为人类找到容身之处,与人类所有重要的能量断绝 了关系 ,而人类已经变成只是卡莱尔的“ 现金连锁” 的附属物。
一名艺术家是一个人以神来自律;至于其他方面,他像人一样逸乐。
我们是为了启迪群众而存在吗?或者,群众是粪 肥,我 们这些“地球上的巨人 ”从 其中露脸,可能 从而塑造我们的形象,并引导我们的发展?
最伟大的面具是“ 裸露 ”。如果我相信上帝,我会想像“裸露” 是上帝脸上的面具。
我的需求很简单、很少:一种有益于我的骨头的温暖气候,一种有益于我的肺部的清洁空气,一 种有益于我的胃的蔬菜,以及有益于发挥心智力量 的聪明谈话。
热情, 是认同“ 希望是进入未来的一项工具” 的识别证。
热情,是使我们的欲望免于不寻常的虚荣惟一的防护罩。
凡一切已经写下的,我只爱其人用其血写下的。用血写:然后你将体会到,血便是精义。
只有当财产显得很安全,免于政府的侵犯时, 财产才是神圣的。
非常奇怪,现在让我最担心的事情是: 一旦我透露我跟母亲、妹妹与萝·莎乐美的关系后,人们会有什么反应?有些事情一旦透露,就会把“秘室”暴露在 群众凡俗的眼光中。 如此,我的朋友就会争论,他们会责备我, 因为我把母亲、妹妹和情人拖到我为自己所掘的深渊中,而我现在就躺在深渊中,显得那么无助,而且无法爬回生命之中。
百万富翁与贫民上同样的教堂,他们都听有关基督之爱、公正与仁慈的讲道;他们都有同样的权利因恐惧饥饿与匮乏而发疯,只不过很少有百万富翁利用这种可疑的特权。
在这间精神 病院 中 有一 位百万富翁 , 自称马克·安东尼,并获得“克利奥佩特拉”——一位管理员的妻子—— 的偏爱。一个有钱的精神病人甚至能够使美丽且心智健全的人自愿成为他的奴隶—— 尽管卢梭提出平等主义,但那是骗人的!
他爱在没有内疚的阳光下晒太阳___这个冷血的怪物!
我们从普罗阶级的独裁中所能期望的,何以会多于我们从墨西哥和秘鲁的皇帝身上所得到的?会多于法国人在路易十四 的仁慈专制下所得到的?在路易十四的统治下,仅由于不满他欺骗与纵溺的特权,所有的艺术与科学都停顿了, 而在北方的英国,思想与行动独立的人却继续前进,超越他们整整一个世纪。
接纳每一种信仰吧,我请求他们,但是,一旦你喘了第二口气,就要反叛每一种信仰,因为“反 叛”跟“ 活着” 一样是必要的。
到目前为止,所有我认识和亲历的哲学,都是志愿寻找生命的、令人厌恶和声名狼藉那一面的尝试。
如果你无法纯粹因为有趣而阅读柏拉图,那么就为了以下这则教训而读吧。这则教训在他每则对话的字里行间对你喊叫:只有一个世界。人类经验的世界。
上帝是自杀身亡的吗?—— 厌恶他那些虔诚的崇拜者,因为他们把所有的问题都丢进他神圣的手 中,显 得太懦弱,太无知 ,无法自己去处理?上帝这位自傲的禁欲主义者自杀以维持自尊——这对基督徒而言是坏消息,因为诸如圣保罗和路德这样的疯子告诉基督徒说,不用做好事,只要盲目地信仰基督,就足以让他们赢得永恒的拯救。
登了最高峰的人,笑看一切悲剧,无论是悲剧的表演和悲剧的实际
“秩序”则是某 一位煽动家强加在一连串的事件上, 而这一连串的事件不会自行屈就于像秩序的东西。
市场上充满一本正经的丑角。

上一篇:善与爱作为人与人之间交往中最神奇的灵丹妙药
下一篇:文明, 比起所有的一切,更是各式各样记忆之间

    |     教育新闻    |     政务公开    |     文件通知    |     专题报道    |     教育督导    |     教科教研    |     党建专栏    |     教师培训    |     考试招生    |     电教装备    |     校安工程    |     更新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