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督导 >
文明, 比起所有的一切,更是各式各样记忆之间
发布日期:2019-01-09
但是嘲笑声本身却是很珍贵的——就像这间精神病院的疯子所体会到的。虽然嘲笑声无法阻止战 争,但它至少能够使得那些穿着隐喻的内衣裤的煽 动家被反讽的猎狗追逐时看起来很愚蠢 。
不,艺术并不为生命辩护,甚至不为自身辩护。 艺术与生命都不亟需被辩护。
人性深陷在兽性中:难道我必须看到我的哲学被人用于驱迫人类的心灵 ,使之更深陷进沼泽中吗?但是,我将在这种悲剧发生之前变得完全疯狂,然 后死去!
文明, 比起所有的一切,更是各式各样记忆之间的奋战。
如果这个世界像叔本华留给我们时那样差, 那么我——佛利德利克·尼采——也几乎没有改进这个世界。
国家要尽快为自己培养出合用的公务员,通过负担过重的考试保证他们的绝对顺从,为此频繁地剥削中学生的年华,而这一切被我们的自我教育拒于千里之外;
死亡取消生命, 而生命在不断的复活中取消死亡。
你说:“他们虽是小小的存在,却是无罪的。”
可是他们狭隘的灵魂在想:“一切伟大的存在都是罪过。”
也许,“ 平庸的人”比 一种已经失去权力意志的衰微贵族更有趣 。也 许,“神圣的一般人 ”确实 能够表现“神性”,像“木匠耶稣”一样坐在“ 帝国”的宝座上。
你还不自由;你还在寻找自由。寻找使你彻夜不眠,且过度的醒寤。
你想升于自由底高空,你的灵魂渴欲星辰。但你的邪念也渴欲自由。
你的猛犬也欲被放到外间;它们在地窖里欢然狂吠,当你的精神谋欲开放一切牢监。
但我觉得你犹是企图获得自由的囚犯,呵呀,这类囚人的灵魂变的聪明,但也奸巧,谲诳。
精神已自由者还应该洗刷自己。内中遗留有许多禁忌与朽腐:他的眼睛应该澄碧。
我的朋友,逃往你的孤独中去吧!
我看到你被伟大人物所引起的鼓噪振聋,也被小人物的刺刺伤了。
没有能力做批评家,这是艺术家的荣幸
当我们在恋爱中时,总想尽量隐藏自己的缺点,这并不是由于虚荣的缘故,而是担心所爱的人会忙苦,。
显然,我的“孤独”外衣可以防范最严重的雪、最刺骨的霜,以及最有渗透性的北极疾风。
(鸟学者说:求知让人疲倦,疲倦容易入眠)
每天你必得开怀大笑十次;否则胃,这个苦恼之父,会在夜间扰乱你。
很少人知道这个:但是一个人为着要有熟眠,须有一切的道德。我会犯伪证罪吗?
我将犯奸吗?我会贪想我邻人的使女吗?这一切都与安眠不甚调和。
纵令你有了一切道德,你还得知道一件事:合时宜地遣道德去睡眠。
你须使它们不致互相争执,那些小爱宠!不为着你争执,你这不幸者!
就像苏格拉底所说的, 大部分的人确实活在外表与阴影中,但是,如果一个国王生活在审美的幻 象中,把真正与想像的城堡建在空中,就像那位巴 伐利亚的君王那样,那么,他就是把自己的王国变 成一个混乱的王国;像这间精神病院。
我过于好奇,过多疑虑,过分傲慢,因此,粗浅的回答不会让我满意。对我们思想家来说,上帝是一个粗浅的美味佳肴。
所有高贵的道德都产生于一种凯旋式的自我肯定,而奴隶道德则起始于对外界对他人对非我的否定这种否定就是奴隶道德的创造性行动
人类已经创造了美好的礼仪。但是,那又有什么用 呢?因为上帝没有创造出美好的人。
一般人想要相信自己是为一个单一的目标而活——这样就最明确地表达出他对自己以及被命定的结局的无知。
德国是世界上惟一我可能需要自费出版查拉斯图拉第四部分的国家。
英国出版商以判断力不良出名。 法国出版商很聪明但是不道德 。美国出版商以不诚实而声名狼藉。而德国出版商却是十足的愚蠢。
我们今日称作文化、教育、文明的一切,终有一天要带到公正的法官酒神面前。
乃是诗人的骗局……
怨夫称之为必然,
小丑称之为游戏……
世界之游戏粗暴,
掺混存在与幻象——
又把我们掺进这浑汤
你们这些最有智慧者,你们的危险和你们的善恶的终止,不在于这条河流:而在于那种意志本身,那种追求强力的意志,那种不断产生的生命意志
我的绝对真理就像尸体,只要风儿触碰,就溶解成尘土;在我的以利亚的披风下面, 爬着那些象征骄傲与欺骗的蛇。
我期待一个人,我寻找一个人,我找到的始终是我自己,而我不再期待我自己了
无声胜有声201601
在一个权力世界中,“ 正义”贩子只不过是野蛮人打扮成基督教改革者。
为何经常回归到拯救的问题呢?好像我们在世 界上的生命仅仅是一种不停的诅咒?
只要拥有一项生存的‘理由’,就能忍受任何生存的痛苦。

上一篇:市场上充满一本正经的丑角
下一篇:没有了

    |     教育新闻    |     政务公开    |     文件通知    |     专题报道    |     教育督导    |     教科教研    |     党建专栏    |     教师培训    |     考试招生    |     电教装备    |     校安工程    |     更新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