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新闻 >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不做人了,自己会是什么?
发布日期:2022-07-31

文/金鱼的水
 
你有没有想过,如果不做人了,自己会是什么?你想要是什么呢?还是,你觉得你本来就是什么?
 
三毛说过,是三毛吧,她说:如果有来生,我要做一棵树,站成永恒,没有悲欢的姿势。一半在土里安详,一半在风里飞扬,一半洒落阴凉,一半沐浴阳光,非常沉默非常骄傲,从不依靠从不寻找。
 
还小的时候,初见这句话,不知为什么印象特别深刻,大概都有一颗不想做人的心吧。后来有点难过,原来这只是首诗。下面三毛又说,如果有来生,她要化为一阵风,还说要做一只鸟,这才明白,三毛并不是真的想要做这些,她只是写一首诗。
 
我是真心地想要做一阵风,不是写诗,也不是暖阳下的呓语,只是觉得,我应该是一阵风,我想要成为一阵风。自由自在的,无拘无束的,在天地间,在云海上肆意飞翔。没有负担,没有忧惧,没有阻碍。纯净的,无瑕的,透明的,无形的。能够蜷在花心里,晒晒太阳。能够搭在鸟儿的翅膀上,迎风荡漾。能够钻进浪花里,顺着海面流淌。能够变成泡沫,闪烁出缤纷颜色。能够融化在阳光里,沿着山脊滑翔。
 
风应该是没有寿命的吧,应该不会老,也不会死吧,应该是永恒的吧。我看到了一切,我感受到了一切,我四处游荡,我追逐着一切。
 
那天,我停在大海上面,海浪下面,那偶然闪现的光怪陆离的景色,我想,我是爱上海底了。可是风又怎么能进入水中呢?我思索着,游荡着,我到处寻找着。最后七拼八凑地,我组成了一套丑陋的外壳。
 
这时我听到了一个遥远的声音,他说,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爱世界,爱世界的心就不在它里面了。我不知道他说的什么意思,便没有理会,我顺着缝隙,兴奋地钻进了壳里。骤然出现的重力,让我惊呼连连。接着又有一个温柔的声音从远方传来,他说了一句什么,我没有在意。
 
海里的一切都显得那么的新奇,让人如痴如醉。那斑斓绚丽的色彩让我彻底忘记了自己。
 
渐渐地,我感到了孤独和恐惧。我只能如饥似渴地探寻着海底的盛景,来弥补那份逐渐空虚的内心。但毫无作用,心底的空洞越来越大。慢慢地,我开始变得迷茫,放弃了思考。我好像已经忘了,我曾经是风,是可以和一切融合的风。
 
海底的光是散漫的,是冰凉的,不会说话。我见过真正的光,我曾和真正的光融为一体过,我了解光。我迎着光行走,渴望找到曾经的感觉。我在海底遇到了一些旅者,他们和我一样都是躲在奇怪的壳里。
 
后来,我遇到了一位朋友,他曾经陪我旅行过一段时间。后来他的外壳坏了一半,就无法继续行走。我再见到他的时候,他被抛弃在一片坍塌的珊瑚礁下。我问他发生了什么,他哽咽着说,他很抱歉,他不是故意的。原来,大部分的旅者已经群居下来,开始了战争和掠夺。他想阻止伤害。他想找到更多的资源,让大家停止厮杀。他的确找到了,可是那种资源却变成了更强大的武器,杀害了更多的伙伴。
 
我继续往前走,前方的一切,我已经不再期待,心中充满了担忧和恐惧。我不知走了多久,我是要做什么呢,是要去往哪里呢?我无法找到答案,似乎内心深处的某个地方空了一块。我已经不再是我,我变成了一具冰凉的躯壳。
 
我拖着伤痕累累的躯壳,在海底漫无目的的游荡。我心中充满了愤怒。我问过每一位旅者,为什么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他们都昏昏沉沉,不明白我在说什么。我找不到答案,只好一路找一路问。最后,我来到了一处旅者聚集的群落。我在群落里定居下来,在这里我学会了读懂海水。
 
一天,我正在海藻林里捕鱼,阿玉哭着跑过来。我问他,又挨打了?他一言不发,只是坐在我身边哭泣。我把我前两天发现的宝贝拿出来给他,那是一头罕见的粉色小海猪,样貌可爱,憨态可掬。他破涕为笑,开心地举着小海猪跑来跑去。之后他说,他家里的海水非常的苦,他一刻也不想待在家里。我问他,这里的海水呢?他说好一点,又问我,有没有哪里的海水是不苦的呢?我告诉他,所有的海水都是苦的。
 
其实,也有甜的海水。偶然发现新景观的时候,海水是甜的。和朋友在一起吵闹一起闲逛的时候,海水是甜的。阿玉第一次跑过来不小心吓跑我的鱼,非要自己去抓一条赔我,结果弄得一身狼狈的时候,海水是甜的。可这些甜就像海面上不断激起的泡沫,看上去五光十色缤纷多彩,但转眼即逝,如电如露。如果整个大海是苦的,那这些泡沫就算是苦中的甜了。
 
后来,我离开了群落,我带着垂垂老矣的躯壳去寻找我最后的归宿。路上我遇到了一位老朋友,是那位陪我看海底流星雨的旅者。她和我一样,都变得苍老且缓慢,躯壳上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缺口。她笑着问我,要去哪里,要不要留下来和他们一起。我说,不用了。她向我挥手,目送我离开。我能感觉到,她接受了自己,她接受了所有,接受了苦,而我心底的空洞一直都在,心底的不安一直在徘徊。
 
直到我再也走不动了,我倒下,躺在一片散发着绿芒的荧光珊瑚丛中,我的躯壳在一点一点腐烂瓦解。害怕、担忧、恐惧过后,我慢慢地感到一阵轻松,像水溶解在了水中一样。
 
当我再次醒来,我听到了一阵欢呼。在我周围有几位旅者,他们担忧又兴奋地看着我。还好吗,其中一位问我。我发现自己竟然换了一副崭新的躯壳,仿佛在预兆着一切又要重新开始。我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他说,我被救回来时就一直昏迷,昏迷了好几个月。为什么,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突然,我听到了回答,那是来自记忆深处的声音,他说,不要爱世界和世界上的事,人若爱世界,爱世界的心就不在它里面了。正当我思索着,脑海中又出现了一个温柔的声音,他说,破无明壳,竭烦恼河,解脱一切生老病死、忧悲苦恼。我突然间想起了全部,我明白了所有。我痛哭流涕。原来,我是风。我是自由、纯净、无名无形的风。我是可以和一切融为一体的风。
 
我感到躯壳一点点脱落,五官融化,四肢碎裂,由外至内的在崩塌,宣泄,化为了齑粉,消失于无形。我化作一串气泡,从海底急速上升,在一束耀眼的光芒中,我跃出了海面。
 
来自远古的声音,欢迎我的归来。所有的一切,花鸟鱼虫,云海星月都在欢唱着喜悦之声。我打开自己,释放身体,让自己充斥于天地之间,我能完全地感知到一切,它们和我别无二致,那喜悦穿遍我的身心。
 
我是风,我是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的风。我原本就是风,我的归宿也是风。我看向海底,海底又似乎空无一物,那些挣扎和愤怒,那些欢愉和恐惧,都变成了梦中的呢喃,唯有曾经那副孤独且执着的躯壳才能听见。
 
我常常想风,就像想我自己一样。在无垠的宇宙中流转着,感受着,无需担忧,也无需迷茫。我记得村上春树的《且听风吟》里有这样一句话,我们是在时间之中彷徨,从宇宙诞生直到死亡的时间里,所以我们无所谓生,也无所谓死,只是风。
 
我是想要成为风的,或者说,我觉得我本来就是风。你呢?不论你想要成为什么,我都衷心地祝愿你像风一样自由。
 
左岸记:这一生,风雨兼程,而孤独不过是一种常态,只是我们的人生应该孤独,却不寂寞,看透,却依然热爱。当直言不讳变得极为困难,那么就适当地保持距离,那份距离会是一份更好的理解,更好的关怀,像轻风吹过一样,化去一切虚妄和执念。

上一篇:学习心得|寻根之旅,刻不容缓_江西信丰教育网
下一篇:没有了

    |     教育新闻    |     政务公开    |     文件通知    |     专题报道    |     教育督导    |     教科教研    |     党建专栏    |     教师培训    |     考试招生    |     电教装备    |     校安工程    |     更新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