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专题报道 >
如何办好职业教育和学前教育
发布日期:2019-03-11
苏荣欢是来自广东的基层代表,虽然已经是公司的技术负责人,他还是称自己是农民工代表,这两年,他关注的议题都跟提升农民工的职业技能有关。
 
苏荣欢说,包括自己公司在内,一些企业有时会为员工组织相关的培训,但是基本都局限在自己公司的业务范围内,许多年轻工人希望能够获得更多元化的职业培训和技能提升。
 
同样关注农民工技能培训和提升的还有来自企业的代表王树华,他的企业近几年在转型升级的过程中,经历了新旧产能转化阵痛后,又面临人员结构调整的难题。
 
全国人大代表王树华说:“我们企业有11000名员工,发展更绿色化,装备大型化更低的能耗,包括以后产品高端化,普通蓝领的技术岗位工人,原来30%的比例可能要达到60%、70%或者更高,我们需要大幅加强职业培训”。
 
目前,我国农民工约有2.88亿人,其中外出民工约1.72亿人,但是他们接受培训的覆盖面比较低,大约只有33%接受过农业或非农职业技能培训。因为没有一技之长,许多人只能从事简单的流水线作业,收入水平也很难提高。
 
全国政协委员朱永新说:“我们在调研职业教育的时候就发现,因为现在产业发展很快,农民工如果不具备好的职业技能的话,流动性也很大,有一些企业流动性要超过30%甚至40%”。
 
就在今年1月,人社部印发了《新生代农民工职业技能提升计划(2019—2022年)》,提到要大规模开展多种形式的职业技能培训,支持岗位成才,促进转移就业。
 
在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专门提到实施职业技能提升行动,从失业保险基金结余中拿出1000亿元,用于1500万人次以上的职工技能提升和转岗转业培训。改革完善高职院校考试招生办法,鼓励更多应届高中毕业生和退役军人、下岗职工、农民工等报考,今年大规模扩招100万人,不仅要扩大高职院校奖助学金覆盖面、提高补助标准,设立中等职业教育国家奖学金。
 
强调产教融合、校企联合
 
目前,中国已经建成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职业教育体系,每年的新增劳动力中,职业院校毕业生占到70%,但是毕业的学生即使有技能并不一定能顺利上岗工作。今年2月,教育部出台的《国家职业教育改革实施方案》,强调产教融合、校企联合仍然是职业教育发展的一个重点。
 
全国人大代表蒋昌忠说:“比如说我到我们省里面有一个职业学校调研的时候,发现知名的企业,把它最新式的设备放在学校建的车间里面,甚至有一些企业把自己的生产线都放在学校里去建,这样的话,学生的实习实训、它自己的员工培训,都可以在这里面完成”。
 
在一些代表们看来,成熟的职业教育,不仅要为经济发达地区提供技能人才,更要服务于本地经济的发展。
 
全国政协委员潘鲁生认为:“包括东部中东部,包括我们的西部地区,它的教育应该是和我们国家的产业布局相对应的。比如说我们从上世纪70年代工艺美术产业在世界上已经是发展得非常好,在国际上占有的份额是非常高的,但是过去是搞低端的加工,我们缺乏设计师。可以做成中国特色的现代职业教育”。
 
改革高职院校办学体制
 
政府工作报告中还提出,要改革高职院校办学体制,支持企业和社会力量兴办职业教育。
 
政府工作报告中也指出,要加快学历证书和职业技能等级证书互通衔接。在代表委员们看来,这不仅能够改变现在职业教育普教化的现状,真正专注于职业能力的培养,更能推动职业教育助力创新发展。
 
学 前 教 育
教育部数据显示,2018年,全国共有幼儿园26.67万所,比上年增长4.6%。其中,普惠性幼儿园18.29万所,比上年增长11.14%,普惠性幼儿园占全国幼儿园的比重为68.57%。尽管普惠性幼儿园的数量在以两位数的速度增长,但是还存在一些问题。
 
关注0到3岁婴幼儿的托育问题
 
全国人大代表杨善竑说:“学前教育入园难、入园贵,还有监管弱,这三个方面的问题一直是这几年阻碍着,或者困惑着学前教育健康发展,也是学前教育发展过程中一个比较突出的问题”。
 
许多家长对0~3岁孩子的托育需求给学前教育提出了新的要求。
 
全国人大代表吴明兰关注的是0到3岁婴幼儿的托育问题,这也是很多家庭所面临的实际问题。
 
从事教育工作的全国人大代表缪国乐是一家民营教育机构的负责人,多年来,他们在进行从幼儿园到高中阶段的教育,但是,0到3岁这个阶段的教育,他一直没有尝试。缪国乐说:“我一直在谋划,但是还不敢进入,不敢进入是因为社会的乱象太乱,我们国家对幼托的标准还没建立”。
 
对托幼机构也提出更高的要求
 
同时,孩子在婴幼儿阶段生长和发展的特殊性,对托幼机构也提出了更高的要求。
 
全国人大代表阚全程说:“特别是它的标准规范要达标,另外托幼机构的管理上我觉得应该是除了正常的托养以外,还要注重婴儿的健康,特别是婴幼儿的疾病筛查”。
 
全国人大代表陈玮说:“0到3岁的小孩,他们这个时候刚刚断母乳,免疫力较之前吃母乳的时候会下降,幼托机构会需要有更严格的要求,要实时有一个动态监测”。
 
托幼机构发展不易,但是民众又有这样的需求。民有所呼,政有所应。今年的政府工作报告中,就提出:婴幼儿照护事关千家万户。2019年的工作任务中,要针对实施全面两孩政策后的新情况,加快发展多种形式的婴幼儿照护服务,支持社会力量兴办托育服务机构,加强儿童安全保障。
 
探索给养育婴幼儿的家庭提供支持的多种方式
 
目前,一些地区也在探索一些方式来给养育婴幼儿的家庭提供支持。上海通过构架政府引导、家庭为主、多方参与的托育服务体系,建设了一批社区幼儿托管点。社区的托管点方便了附近居民,可以在家门口的机构看护婴幼儿。而一些企事业单位也在尝试把托管点引入公司,在工作地点方便员工。
 
在一家企业大楼的婴幼儿托育机构里,2到3岁的孩子在这里接受早教,而更小一点的孩子有专门的保育员负责照顾看护。午休期间,婴儿的妈妈还能到育婴室进行哺乳。
 
在一些代表委员看来,通过与专业的托育机构合作,企业把这样的机构引入公司大楼,方便了职工,也不失为一种社会参与托育模式的探索,但同时更需要政府部门制定标准并加强监管。
 
全国政协委员栾新说:“以前的管理也没有那么规范,相应的主管部门可能没有制定相应的标准,如果现在把整个标准制定得更加清晰一些,比如(企业)就要达到什么样的资质,有什么样的人员力量,才允许你办这样的托幼机构,把这些界定清楚,加强管理和规范化,可能能解决这个问题”。
 
扩大职业教育和重视学前教育,虽然表面上看起来没有直接的关系,但却都和人们的幸福感紧密相关。
 
好的职业教育,能让更多青年凭借一技之长实现人生价值,让三百六十行人才荟萃、繁星璀璨;而合格放心的学前教育,既能让孩子健康快乐成长,也能让孩子家长更放心地投入工作,更好地平衡工作与生活。除了教育,报告在医疗卫生、社会保障、社会治理、文化生活、就业等各项民生领域,都提出了很多务实举措。而这些,最终都是为了促进社会公平正义,让你我他都过上美好生活。

上一篇:灯塔学习会教育活动报道
下一篇:许达哲省长在全省教育大会上的讲话

    |     教育新闻    |     政务公开    |     文件通知    |     专题报道    |     教育督导    |     教科教研    |     党建专栏    |     教师培训    |     考试招生    |     电教装备    |     校安工程    |     更新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