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督导 >
牛津剑桥的学生到底有多厉害?牛逼到什么程度
发布日期:2020-10-31
牛津剑桥藏龙卧虎,最牛的人都去这两个学校,他们身上哪些特别牛逼的地方?牛逼到什么程度?
 
对于我等普通人来说,可能这辈子都达不到他们的水平和境界,哪怕开开眼也是好的!来听听同学们怎么说的吧~
 
 
@新偌
有一个牛津退学中途来我校的传奇人物,据说在牛津读生物类的专业,读了一半不想读了,改申我们学校的商学院,学了金融(疑似)专业,感觉上是个十分自律的人,沉默寡言不善交际(可能不屑跟我们交际),每天背着小书包往返图书馆和宿舍,不怎么做饭都是烤着披萨之类的东西,动作机械的跟机器人一样,开关门,走路,做饭等等都是一步一步的做,至今快毕业了都没有机会和他说上一句话。
 
总体来说,一看就能知道他是英国当地的upper level家庭出身,父母的受教育程度不会低,收入也很高才能支持他这种比较任性的行为,很学霸式的气质,符合我对英国传统精英的刻板印象。
 
 
@Gus Goodman
 
 
国内有句话,叫:一流的本科,二流的硕士,三流的博士。说通俗一些:清北的博士和硕士没有清北的本科值钱。
 
 
我对牛剑中国本科生不了解,但硕博士(特别是工科类)真的不是特别牛逼。目前牛剑在国人心目中还是地位虚高,而且这个神坛位置应该不会被撼动。
 
这也造成了很多学弟学妹在申请过程中,由于对自身条件不能精确定位,直接放弃掉了牛剑的申请。
 
 
 
这里空说无凭,举一些例子吧:
 
 
1.硕士跟我同时来牛津的朋友,申美国TOP30的PhD只拿了UCSD的offer,英国只申了牛津一所,直接录取,并在录取后拿了国家公派;
 
2.学妹A语言学转专业申请英国政治学,条件并不突出,牛剑直接放弃,后来鼓励她补申politics MPhil, 直接中。
 
3.学妹B国内二本本硕,按理说牛剑基本无缘,但通过邮套和面套把engineering的一枚教授拿下,因为小方向十分匹配。最终系里是免了GPA condition的。
 
 
再说说为什么说这里的硕博士不是特别牛逼(相对于北美TOP10):
 
MIT,stanford等北美高校是绝对的严进严出。牛剑其实是严进宽出。身边的博士毕业没有超过4年半的(除了跟老板做项目或者特殊个人情况)。
 
 
以牛津博士为例,文史政社这一块要求较严,任务较重,但也能在3年半到4年半毕业。理工科(materials, engineering, physics, chemsitry等)除去28岁副院长2年牛津毕业这个奇点,其余3-3.5年非常正常。
 
 
毕业标准完全看课题组,很多课题组是没有文章要求的,吃formal的时候,我遇到过没有文章毕业的。我们课题组是3篇,但最终只有1篇的前辈也顺利毕业。对于硕士特别是博士,大部分情况(不否定有些没文章但科研能力超强的大牛),文章的数量和质量是衡量科研能力的极重标准。
 
 
不否定牛剑的平台确实非常高,可以提供其他高等学府无法比拟的学术环境,人脉资源,创业/就业机会。但一码归一码,不要把牛剑的学生想的有多可怕。
 
 
@知
牛津剑桥里有牛人也出过不少牛人,包括鼎鼎大名的剑桥三一学院的牛顿和麦克斯韦(麦克斯韦是我一起的偶像)。
 
 
但是,孔子弟子三千,贤者七十有二。能成为真正大牛者也是凤毛麟角。其余的都是小牛,或者是拿着一个让人觉得很牛的文凭的普通人。
 
 
formal dinner时见过一群本科生喝得烂醉,在dining hall里面大喊大叫…也看到他们毕业时,喷的满是都是用来庆祝的喷花。可能,许多牛剑在读的学生,都是普通,但可能在某方面更优秀的年轻人吧。但是,可怕的是,他们身上会积攒母校的名气,人格发展方向,和再过二十年强得可怕的人脉吧。
 
 
在牛津医学院念博士的中国学生呢,我更了解,大家大部分,包括我在内,都是普通人,但是往往身上有一股做事超认真的精神!(但我属于喜欢偷懒的类型)我们自己的小圈子里,也经常相互哭惨——不是真的哭,是修辞手法),比如什么实验一直做不出来都不知道为什么。
 
 
但就论本科生教育,根据我所接触的一些海外学生,我觉得北大生科不比其他很多国际知名的院校差;清华我不了解,不敢妄断。
 
 
但是,在牛津生物医学领域,你可以明显感觉到跟圈子里做得很优秀很出色的人有了更多的交流途径,比如我们这里经常举办各种学术会议,就可以去听各种大牛的talk(我不敢当众提问,只敢听)。而且最方面跟进学术动态的是“推特”上关注这些大牛,他们一有什么研究新动向你就第一时间知道,国内被禁必然是一大劣势吧。
 
 
没读大学时,觉得自己还蛮特别的;念了这几年的高等教育后,大概活得越久就越觉得自己是个普通地再也不能更普通的普通人吧。
 
觉得奋斗的最大目标就是为社会作出自己的一点点贡献吧~
 
 
 
@匿名
 
老公剑桥三一学院数学专业毕业生,朋友圈大多是剑桥三一学院的同学。单位领导和同事有三个牛剑毕业的。我来答一个。
 
 
首先谈谈薪金。老公的朋友,毕业后大概分两批:一,去了大公司,50k+镑年薪的很正常。二,专业学术的,不管是继续读博的还是去,专业单位的,年薪大概30k+,算中产阶级。第二类比较清高,不愿意为万恶的资本家工作。
 
 
其次,说说能力。好吧,我觉得没一个人是“拎不清”的,逻辑思维能力非常强。聊天时,我常常辩着辩着就掉进圈子出不来,但他们都是永远清楚自己的辩題和立论。
 
 
至于学术能力,嗯,牛剑还是高出其他学校很多滴!老公本科才得中等,研究生去了一所全英排名大概第十的大学,开挂了,优等,而且完全没把心思放在学业上。
 
 
最后说说人品。大多数我老公的朋友都非常友善,非常关心他人,也会站在别人的立场考虑事情。和他们出去玩,永远不会不开心。而且,精力十足。不过几个同事就不咋滴,人非常冷,非常清高,而且完全不在乎别人怎么看他们。不过这么比好像不大客观,毕竟我不知道他们私下是怎么样的。
 
总结下,我还没见到令我觉得神一样存在的牛剑毕业大牛。肯定有,不过没见着。不过不过,这样的大牛咱国内清华北大就没有嘛?
 
@挚
我妹啊,牛津的研究生,她在我眼中就是仇家,从小就被她的智商碾压。
 
 
这么说吧,大概在她6年级的时候吧,有一年暑假在家无聊就翻了翻药典,巨厚的那种,两个月大概看了三分之一吧,然后看过的基本都记住了。
 
 
初二的时候过了六级(2000初,那会儿四六级即使不是在校大学生,也可以中介去报名),被交大录取感觉开设的课程好无聊,又花了2个月的时间准备了雅思考了8.5分,然后被南洋理工要了过去,大三的时候去美帝交流回来,一口新加坡腔英语被在美帝念书的同学嘲笑了一番,然后痛定思痛,在拿到斯坦福、芝加哥大学等4个高校的offer下,最终选择了牛津念了一年制的研究生。
 
整个大学及研究生阶段,没花家里一分钱,一路奖学金。
 
她有多厉害我不知道,但是我有多痛苦,各位啊能懂啊?我好歹也是南大毕业的啊,但是在家被瞧不起啊,55555555
 
 
 
 
@许铮铧
一句万金油的话,再牛逼的学校也有比较傻逼的人,再傻逼的学校也有牛逼的人。所以任何尝试用牛不牛逼来概括一个群体的问题,都挺傻逼的。
 
 
我只能告诉你,在一般意义上的世界名校,你有可能得到什么,至于是否能得到,看个人。
 
 
1. 更高的眼界,身边的人天天谈论的都是世界大事,看的都是顶级大公司,会不自觉的带着你去追求更高的人生目标。最后也许不见得能得偿所愿,但是至少求乎上得乎中吧。
 
2. 认识到自己的不足,在这里你永远能找到比你优秀的人。比你聪明的,比你努力的,教育背景比你好的,家世比你牛逼的。所以你至少能学会谦虚。
 
有了这两点,再加上中上的资质,人生也便不会太失败吧。
 
 
 
 
@柠檬
我也来凑个热闹。这个问题我准备分以下三个方面来回答。
 
 
首先,牛逼不牛逼要看跟谁比,也要看在哪个维度上比。我在牛津博士第一年的时候参加了硕士生和高年级本科生的两门考试,基本上根据最后的成绩看下来的话,学生的平均学术(做题)能力应该最多我本科学校(上海top2)持平。
 
 
但是,这个只是technical的方面。我觉得英文水平,视野,交际能力,自信程度,甚至时间管理这些软实力上,牛津的学生还是有不小优势的。这些东西实际上也是很重要的,因为无论是学术界还是工业界,想做出一番事业,聪明(做题牛逼)都不是最重要的。
 
 
 
其次,牛逼不牛逼还是要看个体。一次考试,有的学生90分有的学生40分,很难说在牛津考40分的学生一定比名望差一些的大学考90分的学生牛逼。基本上我经历了这么多年大学生活,在学校里越突出的学生,越不会在意学校这些“虚名”,越是在学校里average的学生,越会拿着学校牌子说事。
 
 
 
这个结论我觉得还可以进一步generalize:自己学校越average的同学越爱琢磨学校之间的好坏。我就很烦那些一见面没聊几句就问我本科学校的同学。如果是相识已久的同学,问一问可以算是增进了解。刚认识第三句话就是这个,真的情商不行。
 
 
不是说我本科学校有多差,而是这个问题毫无意义,如果你本科比别人好,你心里想的无非通过这个问题鄙视一下对方,如果你本科不如别人,你问这问题还不是自取其辱?实际上,我也从来也没遇到清北的同学问我这个问题,点个赞好吧。
 
 
再次,牛剑还是牛逼的,牛逼在什么方面呢?主要不是学生牛逼,而是老师牛逼啊!!!这个是真的牛逼,而且是几乎每个老师都牛逼。我系里的老师,百十来人,随便拉一个回我本科学校都能吊打百分之九十的老师。
 
 
很多老师,真的世界级,真的好有insight,科研做的好,讲课讲的棒。听他们言传身教,真的是tm觉得有一种为往圣继绝学的既视感啊!!!所以我觉得作为一个学生,申不申牛剑呢,当然是申啦!!!
 
 
 
@tree
四年前,在读研究生一年级。宿舍布局关系,常和宿舍附近三个计算机CS的同学一块组团自习。
 
 
A君本科魔都交大计算机科班出身,B君本科T大电子,曲线救国转了CS的硕士;C君是地道的新加坡人,拿了政府奖学金在剑桥读的计算机本科。
 
 
对CS同学,第一学年最难的考试是一门需要连续应战6小时的进阶数据结构、算法设计编程考试。三哥们儿都是有想法的人,决定在行业领域尽量混好,对专业课考试自然不敢怠慢,期末考前每天两点一线早出晚归刷题背书。
 
 
决定命运的考试日终于到了。
 
 
A君经过苦战,最后一题几乎全挂;B君虽然天赋聪明,但编程练习较少,一些低级数据结构问题答错,勉强在最后一刻提交程序;C君在考试开始后两小时就交卷出了考场,轻轻松松,去吃了新开的汉堡店。
 
 
一个月后结果揭晓,A君勉强及格,B君算中等成绩,C君得了满满的6.0分。(瑞士6为满,4为及格)。众人皆惊,传位佳话。
 
 
时间一晃四年过去。A君硕士毕业后从booking跳到了linkedin,现在一家北欧的创业公司做blockchain。B君毕业后拿到了斯坦福offer,虽还在苦读,前程大好。C君毕业后回到新加坡给政府工作,少和本地的同学联系了,但是他摧枯拉朽举重若轻碾压考试的故事仍一直在流传。

上一篇:班主任:成绩第一名和倒数的孩子,差距真的不
下一篇:没有了

    |     教育新闻    |     政务公开    |     文件通知    |     专题报道    |     教育督导    |     教科教研    |     党建专栏    |     教师培训    |     考试招生    |     电教装备    |     校安工程    |     更新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