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督导 >
妈妈,有些事,终究明白太迟了
发布日期:2021-10-24
大虎高三,课程紧张 ,只能休息一下午。
 
大虎同学距离家远,他就带两个同学来家,疏散一下,放松放松。
 
给他们端茶上水,还有准备好的饭菜,饮品,水果,我躲进了书房,敲打自己的文字。
 
“不用管她,咱们吃吧,我妈忙着呢!”听见大虎对他们的朋友说。
 
没听清他朋友们说的啥。
 
“我妈写文章呢,她喜欢写作,一天都要写一篇。”大虎满不在乎的话传来。
 
好像听见他朋友的惊叹吧。
 
“我妈就是喜欢,业余爱好而已!”大虎故作的随意,里面却是满满的骄傲。
 
“她还有公众号,一天发一篇原创……”大虎的声音小下去。
 
他们谈笑交流,我的思绪却飘飞了。
 
那时,我初中,带着自己的同学家里玩,妈妈喜欢看新闻,国家大事,风俗典故,都能和我朋友聊聊。
 
那时的我,相当骄傲,为自己的母亲。
 
在乡村,很多同学的妈妈大字不识几个,我的妈妈,却懂得很对道理,很多的国际国家大事。
 
甚至,我记得很清楚,我和几个朋友初潮,都是妈妈给我们讲的生理卫生知识。
 
再后来,我高中同学,也喜欢上我家玩耍,甚至,那一年,高考结束,我们四个姑娘在我家填报志愿,妈妈还是我们的辅导老师呢。
 
虽然,最后因为分数,四个人,两个落第,两个上了师专。
 
可一直以来,妈妈在我心中,都是女神一样,无所不知,无所不晓。
 
我的好朋友都认识我的妈妈,觉得她很了不起。
 
后来,我结婚了,自认为对世界了解的很多,也看到了背后的一些操作,觉得人微言轻,很多东西,不是自己可以掌控的。
 
再看妈妈,她依旧满腔热情,关注国家事,不平身边事,那里有不公,就想仗义执言。
 
于是,我开始对她不满,觉得她管闲事太多,村子里,家族里,小区里,公园里,只要她看见的没道理的事,总要议论,发表看法。
 
我觉得她吃饱喝足,没事打麻将,已经可以了,干嘛要操心别人的事。
 
还有虎爸,也觉得她应该做个和蔼的老太太,满脸慈祥,一心扑到家务里,才是正理。
 
一种嫌弃,悄然而生,我埋怨她多管闲事,烦她没事找事,嫌她不会糊涂,更一再提醒她,做人难得糊涂。
 
突然,她走了 ,永不回头,此生再也不可见。
 
只剩下我独自一人,才惊觉,自己身上,全都是她的烙印。
 
因为敏感,总能发现身边很多不平事。
因为感慨,偶尔把它付诸文字。
因为热爱,希望身边人越来越好,才喜欢建议。
 
可是,这反应,惊扰某些人,惹厌一些人,包括自己的亲人和身边人。
 
回首遥望,妈妈和我,我们母女俩,都踏进了同一条河,拥有了相同的品性,相同的个性,相同的处事方法,以及相同的不服输的倔强。
 
世间事,世间人,都在同一条河里,反反复复,轮回着,没有新意。
 
此刻,我在轮回母亲经历的一切,毫无例外。
 
今天,儿子以我为自豪,若干年后,他是不是也会觉得我这个老太婆,太烦人,就你知道的多,还不如不知道的好。
 
那又怎样?
 
你看,一切都很公平。
 
而我,也终于明白,人世轮回,前因后果,谁也跑不掉。
 
妈妈,对不起,我终究明白的太迟了!
 
晚上,做了一个梦。
 
梦中,我和妈妈行走在田地,看麦苗葱葱茏茏,一派生机。
 
为啥会在田边转来转去?
 
梦中解释很清楚,一个市医院的院长,要回到村子,振兴乡村经济,他是妈妈的同学,邀请妈妈做导游。
 
我们在田间考察,这里可以放水,那里应该挖渠,旱田变水田,如此等等。
 
妈妈很激动,也很兴奋,滔滔不绝,讲了很多。
 
我一下子醒来,心里却很安慰,两年多了,多少次,妈妈入梦,都是那样凄凉悲苦, 这次,她如此喜悦,依旧满腔豪情,一如生前的模样。
 
我如释重负,心里瞬间很轻松。
 
也许,幸福,并不是就得糊涂点 ,相反,越清醒的人,越容易靠近幸福,一如我的妈妈。
 
梦中的妈妈,神采飞扬,就是她最初的模样,再也不用压抑,再也不用收敛,该说就说,该做就做,自由自在,满不在乎,真好!
 
她坦坦荡荡的活,认认真真的做,即使走了,也无怨无悔,这样的她,就应该是我的榜样,不是吗?
那为啥还要担忧,还要惊惧,还要害怕呢?
 
所以,此刻,告诉自己,做人就做个透亮的人,敢直视别人,也敢直视自己。

上一篇:《认知天性》讲了什么?书中思想总结
下一篇:没了牵念之心,没了张扬之心,就没有了执念,

    |     教育新闻    |     政务公开    |     文件通知    |     专题报道    |     教育督导    |     教科教研    |     党建专栏    |     教师培训    |     考试招生    |     电教装备    |     校安工程    |     更新文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