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教育新闻 >
家长群有必要存在吗?压垮成年人只需要家长群?
发布日期:2020-11-11

为什么压垮成年人,只需要一个家长群?


“我就退出家长群怎么了!”近日,江苏一名家长发视频“怒吼”。他认为,老师要求家长批改作业、辅导功课,使自己承担了老师的责任,“教是我教,改是我改,之后还要昧着良心说老师辛苦了,到底谁辛苦?”
 
该视频引起许多家长的共鸣,并迅速登上微博热搜。#压垮成年人只需一个家长群#,在短短三天内,阅读量突破7亿次、讨论8万次,足见家长苦家长群久已。
 
家长群本是教师与家长交流与沟通的平台,为何搞得这样“天怒人怨”?家长群又是如何压垮成年人的?

家长群成压力群

 
家长群容易把成年人压垮,归根结底在于,家长群在异化,家长群沦为压力群,主要有如下表现:
 
 
 
其一,家长群异化成夸夸群,裹挟着家长不得不参与每一次对老师的夸奖。
 
 
有些家长是真的敬重老师,而有的家长只是觉得老师管着自家孩子,得拍拍老师马屁,所以无论老师在群里说什么、发什么,家长们都会一个劲地对老师的付出进行表扬,“谢谢老师!”“老师辛苦了!”“最辛苦的还是老师,我们会一起加油”……当其他家长都夸了,如果自己总是假装隐身、无动于衷,家长又担心老师会在意,于是不得不紧盯着群消息,不错过每一次“夸夸”。
 
其二,家长群方便老师与家长的沟通,老师对家长有什么要求,可以在群里一个@所有人告知所有家长;不知不觉间,家长群就成了家长的“任务群”,只方便了老师三不五时摊派任务。
 
除了例行地督促孩子做作业外,老师还会有其他要求,比如拍孩子读书的视频发到群里、要求家长辅助孩子完成手工作业、呼吁家长自愿参与学校的大扫除,等等,均增加了家长的负担。
 
 
其三,也是一个更根本的原因,家长内心深处的“怕”。成年人在家长群里的表现,关系的是孩子的切身利益。很多家长自己吃再多苦都没事,但不舍得自己的孩子在学校受到冷遇和“伤害”。
 
 
而理论上,老师掌握着这样的权力。你家长不配合可以,那我对你家小孩也马虎、不上心。就像一张家长群的截图中,老师要求学生家长改作业的理由之一是,“你们配合我们的工作,自然我们也会更加在意你家孩子。”那反过来说,是不是如果家长“没配合”,孩子就不会受到老师的“在意”?
 
教师手中的权力,异化了家校之间的关系,异化了家长群的初衷。原本教师与家长是平等的,但因为个别教师认为你家孩子归我管,你家孩子就相当于我的“人质”,家长也必须服从我的指令,否则你家孩子也会吃亏;长此以往,教师与家长之间的关系就成了命令与服从,很多原本属于教师的责任就转嫁到家长身上,家长哪怕苦不堪言也敢怒不敢言。
 
 
“我就退出家长群怎么了!”引发共鸣,就在于这个家长说出了很多家长想说却不敢说的心里话。很多老师并不是有意识地去“以权压人”,而是“发号施令”成了很多老师无意识的一种举动。家长缺乏制衡和监督教师权力的渠道,教师的权力可能走向失序。
 
 
就比如不久前,浙江一所学校为迎接检查进行大扫除,要求家长自愿参加打扫。一位家长因未看到群通知,没有参加打扫,还被老师要求面谈,被指责不尊重集体和老师,老师甚至在班级里羞辱家长未到的学生。这就是权力异化的一个典型样本。所谓的“自愿”,实际上是一种不言自明、不怒自威的“命令”。所以很多家长对于教师的要求从来不敢怠慢,只要老师提了,就“使命必达”。
 
绝大多数家长都是“打工人”,家庭单位两头跑,疲于奔命,这耗费他们大部分时间和精力。固然培养孩子是家校之间的共同责任,但如果家长群成了家长的另一个“工作群”,那么就如同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新华社 / 图)
 

被压垮的成年人包括老师

 
应该着重说明的是,以权压人的教师是少数,不能因此将教师这一群体污名化了。在这次讨论中,很多教师也现身说法:有了家长群后,他们的工作也更累了;被压垮的成年人里,也包括教师群体。
 
 
很多网友说:以前自己读书时没有什么家长群,布置作业都是写在黑板上,家校之间不常联系但也配合得好好。现在有了家长群,反倒成了教师推卸责任的工具。
 
 
事实并不是如此。在前互联网时代,老师和家长可能一学期就联系一次——开家长会的时候,调皮捣蛋的那些孩子就另当别论了。家长不见得知道老师布置了什么作业,学生没做也就没做了,被耽误的是学生自己。但微信时代到来了,微信里老师也布置一遍,家乡一目了然,有助于家长了解相关情况。并且,很多家长可以扪心自问:自己是否曾经因为孩子的作业、成绩、座位安排等,私下给老师打过电话或发微信?主课老师一般对着三四十个学生和六七十个家长,假若老师下班后,平均每天都有几个家长发微信打电话问一些情况,也就意味着老师下班后在“工作”,教师的私人时间也被工作侵占了。
 
 
家长群方便了教师统一布置作业、统一说明情况,也方便了家长了解。家长可以退出家长群,那是否可以做到把老师微信删了,不在老师下班时间麻烦老师?
 
 
可以理解一些家长的不堪重负,但“我就退出家长群怎么了!”也是意气用事。问题的根源不在于家长群本身,而在于家长群失去了规矩和边界,最终成为教师和家长双方的共同负担。
 
家长和教师应该始终明确的一点是:双方不是敌人,恰恰相反,双方是彼此协作的关系,一切的出发点都是为了孩子好;双方如果有冲突,也更多是工作方法、沟通方式的冲突,而不是什么水火不容的利益冲突。因此,笔者不建议把对家长群的讨论,转变为对教师的单一挞伐上。
 
现在的关键是,该如何在家长群立规矩。
 
 
一方面,要让教师回归本色,让教师明白自己的本职工作是什么,自己应该承担的责任和义务是哪些,杜绝教师将自己的本分转嫁到家长身上。如果教师有类似行为,也要倡导相关投诉机制,形成有效约束。
 
 
据此,不少地方出台了相关规定。像太原市严禁要求家长批改作业、打扫教室卫生、点赞转发各类信息等;浙江省明确要求学校不得在家长群里布置作业,不得要求家长通过打卡提交文化学科作业等。
 
 
另一方面,家长也不要有那种“顾客就是上帝”的心态,认为教师是服务者,我把孩子送到学校来,你们就得负责教育好,没家长什么事。但教育从来不是学校单方面的事情,家庭教育是教育不可或缺、至关重要的一部分,家庭教育是学校教育的基础,学校教育也需要家庭教育的配合。就比如知识教育、品行教育主要靠学校,但为人处世、性格养成等,家长的作用可能更大;再比如,家长的确不必批改作业,但家长如果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督促孩子按时完成作业,有能力的话也可辅导孩子做作业,这也是有助于孩子对知识的吸收和消化的。
 
 
 
总的来说,在家长群这一议题上,家长是处于弱势地位的,教师虽然掌握着主动权,却不意味着教师都在当甩手掌柜、都很轻松。避免家长群沦为压垮成年人的压力群,既要立规矩,也需要家长和教师彼此之间多一些理解,而不是“互怼”。
 

上一篇:警方通报青岛工学院快递难进校园
下一篇:没有了

    |     教育新闻    |     政务公开    |     文件通知    |     专题报道    |     教育督导    |     教科教研    |     党建专栏    |     教师培训    |     考试招生    |     电教装备    |     校安工程    |     更新文章    |